快捷搜索:  as

直接往城南而去一名士兵飞速的跑到程昱和于禁

前方的郭淮已经攻破了瓮城,李林立即带着后军杀入,一进城池,李林立即大喊道“所有骑兵跟我来,直接杀向南门,追赶曹操!”说完李林策马便向南冲去。
 
    “诺!”骑兵大喊一声,便跟随李林杀去,护卫营的将会紧紧的护在李林左右…………
 
    幽辽军杀进了城池,于禁知道自己大限将至,而身边还有一人,那就是程昱,于禁立即说道“大人,某乃是武将,要与这许昌共存亡,但是大人乃是主公脊梁,大人还是快快逃出城外吧!”
 
    程昱摇头苦笑,对于禁说道“文则,难道你没看出来,某从一开始在许昌与李林的幽辽军对峙,就是抱着必死之心,主公已走,有公达,元让,还有主公身边的两个万人敌的护卫在,某已经放心,文则,能与许昌共存亡,乃是你我之大幸啊!”
 
    “大人!”于禁惊叫一声,有心于心不忍,程昱这样的大才,又有谁能愿意看到他死在乱军之中呢?
 
    程昱摆摆手,道“文则不必多说,我等文人为何就不能跟你武人一样,某早已经看清生死啦!”
 
    于禁伤心道“大人之才,若是在主公身旁定然能够有大的帮助,为何如此啊!”
 
    程昱叹息道“诶…………文则,中虽然嘴上不说,但是某私自派遣文博前去幽州,主公已经心里对我有了忌惮,主公大败,某定然已死保护,就当是谢罪吧!”
 
    于禁听后,背痛道“大人!你本就是为主公才如此做的,为何把错全部揽在自己的身上!”
 
    程昱道“文则,你永远都要知道,主公是不会有错的!”
 
    “大人!”于禁背痛万分,满宠之事,曹操虽然表面大怒,但是也并不会怪罪程昱,那是生死之战就在眼前,有不会多说,所以有荀攸几人的求情在,曹操只是训斥一顿,说以后在处置,但是身为主公,帐下谋士这样的话,无论是郭嘉,荀彧,荀攸,程昱,都有瞒着自己的事情,知道是为了自己的着想,但是曹操心里当然也有抵触,在这样的时候,曹操会心生感激,但是等到雨过天晴,曹操再掌握大权之后,定然就会对这些谋士没有以前那样的完全信任,这便是人性,丑陋的人性,可以同甘苦共患难,但是不能同富贵,程昱最善于分析人心,当然早就将此事看透,但是食君之禄担君之忧,郭嘉,荀彧有何尝没有想到过这样的事情,但是他们依旧慷慨赴死,而曹操也是伤心不已,程昱不愿意看到,若是自己的主公活了下来,而且还反客为主东山再起之后的改变,那样的话,自己宁可在此处为主公尽忠赴死…………
 
 第三百三十六章
 
    “大人!将军!那李元杰进城之后没有任何停留,直接往城南而去!”一名士兵飞速的跑到程昱和于禁旁边,喊道。
 
    程昱立即拉住于禁道“将军,你火速前去阻拦李元杰,我去南门!”
 
    于禁大汉而亡,可是大汉天子龙陨许田,已经有不少与董承,王子服的等人有勾结的,被程昱派人诛杀,以稳定后方,就如同郭图杀进北平世家一样,但是还有这一批独立的呢,其中,就包括现在眼前的这座府邸,乃是当今大汉太尉,杨彪,杨文先。
 
    说道杨彪可能大家不是很熟,但是说道他儿子,肯定大家上过小学的就知道,杨彪的儿子叫做杨修,字德祖,当然,我们最熟悉的就是杨修所出现的一个词,鸡肋,但是现在杨修,还是一个二十郎当岁的青年。
 
    “父亲!父亲!”杨修飞速的跑进了院子,这里真是杨修的书房所在。
 
    杨彪一见,立即怒声说道“成何体统!我没有教过你礼法吗?”
 
    杨修赶紧收住了脚步,道杨彪面前,拱手一拜,道“父亲,那幽辽军已经攻破城池,曹操从许昌的南门已经逃了!”
 
    “哦。”杨彪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随即便不再理睬杨修,低头继续看着自己手里的书。
 
    杨修一看父亲的样子,立即焦急的说道“父亲难道我们就不做些什么吗?听所那刘艾正在准备出门迎接李林进城呢!”
 
    杨彪斜眼看了一眼杨修,没好气道“莫非你也希望老夫前去迎接李元杰?”
 
    杨修立即疑惑道“当年袁术称帝,曹操因为父亲与袁术有亲戚竟然将咱们全家罢官入狱,加之曹操打你不到,无路在许田之事是否乃是曹操所为,但是天子龙陨许田与曹操定然有不可磨灭的关系,我等身为汉臣,与那曹操国仇家恨全都有,李元杰将曹操赶走,父亲为何一脸不悦之色?”
 
    “哼!”杨彪轻哼一声,说道“愚子!这李元杰和曹操,有何区别,走了一个曹操而又来了一个李元杰,我大汉天下何时才能平静…………”
 
    杨修听后一愣,问道“父亲,这李元杰一来,难道这许昌仍然无有宁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