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布莱恩轻声道有些错是不能犯的因为有些错误无

  已经到了天上这就安全了,所以就算必须还在这里盘旋一阵,杨逸也已经不怎么担心了。
 
    看了看一脸萎靡但很是高兴的罗德里格兹,杨逸大声道:“你感觉怎么样?”
 
    “我感觉好极了!”、
 
    “我是说你的伤口。”
 
    “我觉得很好,没关系,我没问题!嗨,这是我第一次坐直升机。”
 
    罗德里格兹还有力气跟身边的人大喊,看来是真没事,杨逸回过了头,看着雷蒙德道:“伙计,感谢你及时到来,虽然我花了钱的,但我必须得说声谢谢,刚才你没到之前我可一直担心呢。”
 
    雷蒙德没好气的道:“我信誉一向良好!开始打算开车来接你们,但是道路被封锁了,所以我只能高价雇了这家观光直升机来接你们,你的东西,拿着。”
 
    雷蒙德从脚下拿了个包一把扔给了杨逸,杨逸接住后打开一看,却是他的衣服还有钱包和证件,打开钱包一看,就连里面的零钱也和他刚交给丹尼的时候一样。
 
    杨逸拿出了护照在自己手上一拍,笑道:“现在我又是我了!这感觉太棒了!”
 
    雷蒙德怒道:“没有我你谁都不是,搞清楚,你在美国逾期滞留了多长时间?你的签证有效期是多长,没有我一直替你打理,你这本护照早作废了!”
 
    杨逸翻开护照看了看,然后他再次朝着雷蒙德笑道:“谢了!”
 
    雷蒙德拿出了一个大包,低声道:“你们几个现在就开始换衣服。”
 
    不莱恩他们几个人把囚衣脱下来,就在飞机上开始换衣服,很快,他们的囚衣就扔进了那个大包里,而几个犯人换上了正常衣服后,也立刻就不再那么惹眼。
 
    直升机一直就在森林上空盘旋,但是没有多久,飞行员就对着雷蒙德道:“军方要求清理空域,我们可以离开了。”
 
    雷蒙德把手一挥,道:“那就离开,还等什么。”
 
    转向了杨逸,雷蒙德极是不耐烦的道:“直升机会在封锁线之外降落,下了飞机有辆车在等你们,你们上车,然后直接去墨西哥!”
 
    杨逸指着罗德里格兹大声道:“他的伤很严重,需要看医生。”
 
    雷蒙德突然暴怒道:“我他妈又不是你的保姆!车上有药,他死不了的!别说付钱让我替你找医生,我再也不想和你做任何交易了。”
 
    杨逸连声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很生气,搞砸了你一个长久的买卖我也很内疚,不过做人眼光要放长远一些,谁知道我们以后会不会有其他的大买卖呢。”
 
    雷蒙德脸色还是难看,但他总算没再说什么。
 
    飞了很有一阵子直升机才降落,而且直升机降落的地方看起来像个简易停车场,已经有一辆大型的厢货车停在那里了。
 
    直升机降落,雷蒙德跳下了直升机,货车上下来了一个司机,两个人一起把货车厢门打开后,露出了里面一个个的纸箱。
 
    中间的一排纸箱是空的,很快就被拿了下来,露出了通往车厢里面的一个通道。
 
    雷蒙德招了招手,道:“赶快上车。”
 
    要坐着货车一路到了墨西哥可是不舒服,但这时候就别跳三捡四了,越狱那还顾得上舒适性的问题。
 
    几个人陆续上了货车,纸箱被从外面又堆上之后,也没有什么告别,货车很快就开始走了起来。
 
    车厢里面留的空间倒不是很小,而且也不是特别闷,但只有两条薄毯子铺在了车底,不管是坐着还是躺着都是又颠又硌,不过还是那句话,越狱呢,就别讲究那么多了,这几个人刚从监狱里出来的人没人在乎这个。
 
    至于杨逸他们几个,除了饿着是真没办法了,而且车上还扔着几个空瓶子,开始的时候杨逸还没理解扔几个瓶子干什么,等他也想上厕所的时候,就发现了那几个瓶子的用处。
 
    晃晃荡荡的也不知道多久,车厢里又是一片漆黑,几个人一开始还有些谈兴,毕竟刚刚越狱还兴奋的很,不过没有多长时间几个人就全睡了。
 
    自从货车上了路基本上就没停过,偶尔司机下来加加油顺便吃个饭上个厕所什么的,也不会停太长时间。
 
    杨逸睡睡醒醒的几回之后,货车再次停了下来,不过这次可没听到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肯定不是加油站。
 
    车停下没多大一会儿,有人在车厢上拍了两下,砰砰的声音一下子让杨逸他们全都清醒了过来。
 
    车厢门终于再次打开了,两个空纸箱被搬下去之后,一个黑人司机面无表情的道:“到了,下车吧。”
 
    在黑暗中待了也不知道多久,虽然阳光并没有直射进车厢里面,但乍看到亮光还是让杨逸都睁不开眼。
 
    “到了?”
 
    杨逸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然后他往前走了几步,看了看外面,随即道:“这是到哪了?”
 
    黑人司机大声道:“国境线,快到检查站了,我只管送到这里,快一点,别磨磨蹭蹭的。”
 
    杨逸跳下了车,然后他才发现旁边还停了好几辆车的,有轿车有越野车,还有一辆小货车。
 
    和别人一起把根本已经站不起来的罗德里格兹扶下来之后,一个墨西哥人走了过来,然后那个黑人司机道:“就是他们,把他们送过去。”
 
    那个墨西哥人也没说什么,只是招了下手,然后领着几个人到了一辆轿车后面,伸手把后备箱盖一掀,随即面无表情的朝着杨逸做了个手势。
 
    还是没什么可说的,钻后备箱就钻吧,这都已经到边境了,一会儿就能到,不用忍很长时间。
 
    美墨边境上偷渡这种事儿早就有了完整的产业链,墨西哥往美国的车检查的非常严格,而美国去往墨西哥的车检查的非常松懈,就算检查的严格也没事儿,都说了已经成产业链了嘛。
 
    几个人一个个陆续进了汽车后备箱,然后又是一阵颠簸,随后就听着汽车的轰鸣声,喇叭声,以及过边境检查站时的说话声,时间比杨逸期望的稍微长了点儿,但也没长到哪儿去。
 
    等汽车再次停下来的时候,那个墨西哥人打开了汽车的后备箱,朝着蜷缩在里面的杨逸闷声道:“到了,下车。”
 
 第一百七十章 黑吃黑
 
    杨逸站在了一个十字路口,一个车来车往的十字路口。
 
    又一辆车停在了杨逸的附近,然后司机都没有下车,只是在车里打开了后备箱,紧跟着汉克就个后备箱里爬了出来。
 
    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杨逸他们几个人就从汽车后备箱里爬了出来,但好像没一个人对这种下车方式感到奇怪,就连一个多看两眼的人都没有。
 
    等着罗德里格兹也下了车,几辆接力把他们送进蒂华纳的车立刻开走了,一句多余的话也没留。
 
    杨逸是真的有些茫然了,然后他看向了自己身边的几个人,道:“现在我们得给罗德里格兹找个医院,还得找个住处。”
 
    布莱恩立刻对着路边一个牵着狗的妇女用西班牙语大声道:“你好女士,请问最近的医院在哪里?”
 
    那个牵狗的女人指了一个方向,然后道:“两个街口之后右转就有医院。”
 
    布莱恩转身道:“医院就在附近,先把他送医院去,然后我们找个旅馆休息一下。”
 
    杨逸很想问难道就这样去医院,就这样去找旅馆?
 
    看着布莱恩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杨逸也不好直接开口就问,这样会暴露他对很多事情的无知,但他不想在小弟面前表现的自己很无知。
 
    把布莱恩拉到了一边,杨逸小声道:“难道就这样去医院?去找旅馆?不会引来警察吗?”
 
    布莱恩转头看了看四周,也是露出了一脸疑惑的表情,道:“难道现在的墨西哥和原来不一样了?现在的墨西哥警察很多事吗?”
 
    疑惑的反问了杨逸一句,布莱恩转身朝着克里斯大声道:“嗨,你们几个,现在墨西哥的警察变得多事了吗?”
 
    汉克摇了摇头,道:“不会啊,没有啊,现在墨西哥还是毒贩的世界。”
 
    克里斯也是点头道:“我来过蒂华纳,这里的警察很好的。”
 
    布莱恩长舒了口气,道:“那就好,我还以为蒂华纳的警察开始管事了呢,那就走吧,别耽搁时间了。”
 
    布莱恩摆了摆手,克里斯和汉克就架着罗德里格兹开始走,现在罗德里格兹已经完全站不起来了,确实必须送医院。
 
    杨逸忐忑而不安,他生怕遇上警察,但是让他奇怪的是路上确实遇到了一脸警车,可警车完全没有在他们这一行奇怪的队伍旁边停下来盘查一下的意思。
 
    更令人惊奇的事情还在后面呢,罗德里格兹被送到了医院,医院里完全没有对罗德里格兹肚子上的伤口提出任何疑问,只是安排外科医生给他治疗,还有克里斯手臂上的伤口也得到了处理,不过却没有一个人问起过他的刀伤是怎么回事。
 
    杨逸钱包里有四百美元的现金,另外他的卡里有两千五百多英镑的存款,这就是他现在全部的财产了。
 
    给罗德里格兹处理伤口和住院花了两千二百美元,而且这只是两天的住院费用,就是说到了火天,罗德里格兹就不能在医院里住院治疗,因为没钱了。
 
    把罗德里格兹安顿好,杨逸他们就开始在附近找旅馆,然后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很小的旅馆,
 
    没人跟杨逸他们要什么身份证件,也根本不需要什么护照,总之想住旅馆就住,只要给钱就行。
 
    这里还真是犯罪者的天堂。
 
    安顿好了住处,杨逸没有急着休息,他把所有人召集到了一起,然后开门见山的道:“伙计们,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我付的钱,越狱和把我们送到这里来花了我一百万美元,现在,我没钱了,所以我想问问你们谁还有钱。”
 
    当小弟的也得做出点儿贡献来,汉克低声道:“我有钱,也有藏起来的艺术品可以换成钱,但我可没有银行账号,我得去美国才能把钱拿出来。”
 
    克里斯低头道:“我没钱,我被扫地出门进了监狱,我身无分文。”
 
    格威尔道:“我有钱!在我进监狱的时候,我还有房子和一些银行存款。”
 
    “你有多少存款?”
 
    “大约四千美元吧。”
 
    格威尔回答的很快,但他紧接着道:“不过在我进了监狱后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些存款了。”
 
    杨逸极是无奈的挥了下手,道:“四千美元够干什么,算了,就当我没问你也没说吧。”
 
    长呼了一口气,杨逸低声道:“现在我们得搞点钱了,伙计们,没钱我们哪都去不了,什么也做不了。”
 
    汉克立刻道:“我们可以去偷,蒂华纳很多有钱人的!”
 
    克里斯精神翼翼的道:“我们可以去骗点钱,只要你们配合我,很快就能骗出钱来,我有这个自信,最多一个星期,我找个合适的有钱人,至少能骗出十万块来!”
 
    格威尔犹豫了一下,然后他低声道:“你们看过绝命毒师吗?绝命毒师是编的,但我却是真的,只要你们给我搞来原料,我就能做出最好的毒,这里可是墨西哥,把最顶级的毒卖给墨西哥毒枭就有钱。”
 
    杨逸没好气的道:“停,我千辛万苦带你们出来可不是为了犯罪,呃,我们要做的事情是不合法,但绝不是做这些犯罪勾当,太堕落了!偷骗毒!这不可能!”
 
    杨逸是想当间谍的,间谍肯定不合法,贩卖情报肯定也不合法,但怎么也不至于沦落到依靠犯罪生存的地步啊,哪都成什么样子了。
 
    就在这时,布莱恩突然道:“哪有那么麻烦,我们去抢好了,今天抢今天就有钱。”
 
    杨逸快崩溃了,他苦笑道:“伙计们,我们真的非得做这些吗?”
 
    布莱恩还是满不在乎的道:“去抢毒贩啊,既不用背负良心债,又能解决我们的经济危机,最关键的是毒贩还有钱,虽然危险系数稍微高了一点,但是我无所谓。”
 
    杨逸琢磨了一下,发现好像还真是这样,这抢毒贩的钱,哪怕就算是打死了几个毒贩,也算是替天行道了吧,把手伸向普通人是坚决不行的,但是把黑手伸向毒贩来个黑吃黑,好像没什么不可接受的嘛。
 
 第一百七十一章 错
 
    杨逸陷入了沉思,而克里斯却是低声道:“可是抢毒贩的钱好像很危险啊……”
 
    汉克显得也有点儿犹豫,这时布莱恩不耐烦的道:“有什么危险的,又不让你上,我自己就能搞定一切,只不过是抢劫而已,有什么可害怕的。”
 
    说完后,布莱恩站了起来,沉声道:“别说了,住处有了,乘现在还有吃饭的钱赶快去填饱肚子,难道你们不饿吗?”
 
    怎么能不饿,布莱恩不说还好,一说所有人的肚子都开始咕咕叫了去起来,杨逸也是迫不及待的往起一站,急声道:“吃饭快去吃饭!我快要饿死了!”
 
    一群人风风火火的出了旅馆,附近就有一家墨西哥餐馆,杨逸道:“就去那里吃吧。”
 
    “不!”
 
    “我要吃汉堡!”
 
    “汉堡,没错!”
 
    “吃汉堡!”
 
    五个人,四个人强烈要求吃汉堡,好在蒂华纳这地方美式快餐店不要太多就好。
 
    冲进了一家快餐店,大盘的薯条,快餐店的独家咸肉汉堡,鸡肉汉堡,可乐,炸鸡块,就这么几样东西很快就摆满了杨逸他们占据的桌子。
 
    汉堡上桌,汉克拿起来就咬,克里斯也是迫不及待的张嘴就咬了下去,杨逸特别怀念的东西不是汉堡,但他在监狱里吃了两年多之后,看到一个汉堡就像见到了绝世佳肴。
 
    只有布莱恩没动,他手里拿着汉堡,把鼻子凑上去深深的闻了一下,然后一脸感慨的道:“二十多年了,我终于吃到了,这不是梦,不是梦!”
 
    咔嚓就是一口咬了下去,终于没人再说话了,唯一的声音就是咀嚼声。
 
    杨逸吃了三个汉堡就吃不动了,另外还有两大杯可乐和一大份薯条,但布莱恩吃了四个汉堡还没停下,杨逸都怕把布莱恩给撑死了。
 
    终于,布莱恩吃完了汉堡,把掉下的一片菜叶从桌子上捡起了吃了之后,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然后拿起了可乐,一脸满足的道:“不要急着喝可乐,喝了可乐吃的就少了。”
 
    就在这时,格威尔抬头看了看墙上的电视,然后低声道:“嗨,说我们呢。”
 
    杨逸扭头看了一眼,发现墙上的电视里正在用西班牙语播送新闻,而新闻内容就是耸人听闻的鹈鹕湾监狱大逃狱。
 
    杨逸现在会说西班牙语,就是跟着罗德里格兹学的。
 
    杨逸开始专心看起了电视。
 
    “到目前为止,鹈鹕湾监狱的犯人集体越狱事件已经造成了两人重伤,四人轻伤,伤者都是在国家公园野营的时候遇到了越狱的犯人,他们被犯人攻击并抢去了所有的东西和衣服,但幸运的是到目前为止还没人死亡,重伤者也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因为当地的国民警卫队及时行动,大部分的犯人已经被抓回了监狱,大规模搜索行动仍在继续,但仍然有超过十二个越狱犯人还没有被抓回,负责搜索行动的负责人表示将很快把所有犯人找到,但负责人拒绝透露更多讯息。”
 
    杨逸看完了新闻,然后他低下了头,心里乱糟糟的。
 
    布莱恩也看了新闻,但他没有发表完意见,只是轻声道:“吃完了东西就回去吧,好好休息一下。”
 
    杨逸的心情有些沉重,不,是很沉重。
 
    一路上杨逸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他回到了旅馆,重重的把自己扔到了床上,趴了一会儿,杨逸突然翻身看着天花板,然后重重砸了一下床板。
 
    门被敲响了,布莱恩轻声道:“我有些话想和你谈谈。”
 
    杨逸起来开了门,低声道:“进来吧。”
 
    布莱恩走进了杨逸的房间,他在房间里唯一的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
 
    杨逸坐到了床上,但他没有看着布莱恩,只是低头想着心事。
 
    两个人沉默了好一会儿,布莱恩终于低声道:“你有心事。”
 
    “是的。”
 
    布莱恩轻声道:“因为你做错了事情,你犯了个大错,对吗?”
 
    杨逸沉默了一会儿,终于点头道:“是的……”
 
    布莱恩叹了口气,道:“你怎么想的,为什么要把所有的犯人放出去。”
 
    杨逸低声道:“这不是我的计划,其实我没有计划,我只是事情到了那个地步就顺手那么做了,我当时……根本没想到把犯人放出去会有什么后果,我根本没想这些,我只是觉得国民警卫队应该能把犯人抓住的,但我没想到还是会有人受伤,其实我该想到的,把一大群犯人就那样放出去,可我当时根本就没想这些……”
 
    布莱恩呼了口气,道:“我猜也是这样,因为把所有犯人放走的后果太严重,你要是认真考虑过就不会做这种事,鹈鹕湾监狱的犯人都是重犯,把他们都放走就不是一次越狱事件了,而是一次安全危机,全国轰动的大危机,这会让一件小事变成一件举国关注的大事,所以这可真不是一件明智之举。”
 
    杨逸低声道:“我现在想的是那些无辜的受害者。”
 
    布莱恩点了点头,道:“你是个聪明的年轻人,但你还是太年轻了,年轻就容易冲动,冲动就容易犯错,而有些错误是不能犯的,就像你这次不加考虑的就放了鹈鹕湾监狱所有的犯人,如果你再成熟一点,或许你就不会这么做。”
 
    杨逸叹了口气,低声道:“我该怎么办,我现在心情糟透了,法克!”
 
    布莱恩轻声道:“有些错是不能犯的,因为有些错误无法弥补,无论你做什么都无法弥补,这次还好,没有人死只是有人受伤,如果有人死去,那才真的是无法弥补的大错,这种事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你来说,如果有人因你而死,那么你就会背上良心债,永远没法还的良心债。”
 
    布莱恩显得很是痛苦,他看着杨逸,拍了拍自己的心口,沉声道:“我了解那种痛苦,我也熟悉那种痛苦,因为我身上就有永远无法抹除的良心债,压得我透不过气来,不管经过了多少年,不管我受到了什么惩罚,可我还是无法解除自己内心的痛苦,因为我的债没法还,我的错误无法弥补。”
 
    杨逸轻声道:“你犯了什么……抱歉,当我没问。”
 
    杨逸多此一问,他知道布莱恩犯了什么错。
 
    布莱恩却是一脸萧瑟的道:“我背叛了自己的国家,这就是我永远无法弥补的错误,我不想这么做的但我还是背叛了自己的国家,这是事实,不管我坐了多少年的牢,不管我受到了什么惩罚,那都是我罪有应得,而这些惩罚也无法弥补我犯下的错。”
 
    说完后,布莱恩轻叹道:“你还年轻,我已经老了,我们两个的身份和追求都不一样,但我还是想告诉你一些事情,有些错误可以犯,但有些错误不能犯的,你还年轻,犯错难免,但你最好在做出决定之前先考虑清楚。”
 
    杨逸点了点头,道:“谢谢你的忠告,我记住了。”
 
    年轻人都容易冲动,而杨逸就是个年轻人,他再天才再聪明也是个年轻人,所以他当然也会犯年轻人通常会犯的毛病,只不过他这次一冲动造成的后果有些太严重了。
 
    “冲动不是犯错的借口,年轻也不是犯错的借口,年轻冲动时犯下的错不会因为成长变得成熟就可以弥补,原来我也年轻过,而我直到现在还在为当年的错误付出代价。”
 
    布莱恩笑了笑,道:“好了,我跟你说了很多,因为你是把我从监狱放出来的人,在我眼中你就是上帝派来拯救我的天使,我不愿意看到你和我犯同样的错误,看起来你能听得进去并且愿意接受教训,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现在,我要和你说说其他更重要的事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