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两名精壮的护卫营将士都要废了好大得劲才能在

曹操面色大变,听李林这么说,这定然是北方的消息传过来了,但是在看李林的样子,根本毫无压力,一看就知道,满宠的计策失败了,起码没有使李林逼到无法前进而退军的地步,曹操也知道李林这么说,乃是让车城头众将都知道此事,扰乱我方军心,所以立即吼道:“李元杰,要攻便来攻,哪有这么多的言语,让我投降,这是万万不能,这如何对得起我死去的将士,将军谋士!”
 
    李林点点头,喊道:“曹孟德,这是我给你最后的机会,既然不愿意珍惜,那么我就不客气了,踏破城池,鸡犬不留!”
 
    曹操嘲笑道:“呵呵,这话你早在两个月前你就说过了,但是两个多月后,许都依旧屹立不倒,我曹孟德依旧站在这许都城头!”
 
    李林紧紧鼻子,冷笑道:“哼!许都,这乃是你自己封的都城,曹孟德!今日便是破城之日,你好自为之!”说着,李林便策马回头,大喊道:“准备攻城!”
 
    曹操也是爆喝一声,道:“小心对方投石机,弓箭手准备!”城头立即一片将戈之声,弓箭手瞄准了城下。
 
    李林回到本阵,一挥手,喊道:“推上来!”旋即,百余名护卫营将士,护卫着三架做好的床弩,缓缓的退了上来,李林立即飞身下马,这么有时代意义的时刻,李林要亲自指挥攻破许昌城池。
 
    李林对几名操作的士兵喊道:“瞄准许昌城门的吊桥!”说完,士兵便立即调整着床弩的角度,瞄准着,说是吊桥,其实已经破烂不堪,经过了两个月李林从曹操手底下保存下来的一半投石机的洗礼,已经破烂不堪,堪堪在那里悬挂着。
 
    三架床弩调整完毕,几名护卫营将士对李林点头示意,李林立即喊道:“拉近弓弦!”
 
    两名将士转动齿轮,一架床弩有五把硬弓拼装而成,弓弦之力非常绝大,两名精壮的护卫营将士都要废了好大得劲才能在齿轮的作用下,将其拉满,架到机关之上。
 
    李林又喊道:“放炮弹!”护卫营
    而在许昌城头,本以为李林或是挥军攻城,或是下令投石机攻击城头的曹军,已经神经紧绷,紧紧地盯着对面幽辽军大阵的一举一动,没想到的是,了并没有下令大军从出,或是天火攻击,而是很是淡定了回了本阵,而阵中徐徐推出了三辆车,可以说是奇形怪状的车。
 
    曹军议论纷纷,曹操也是满头问号,疑惑道:“这李元杰到底要干什么?”
 
    一边的程昱忽然惊讶道:“那幽辽军大阵推出的可是床弩?”
 
    “这…………”众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程昱立即惊道:“主公赶快隐蔽道城墙之后!”说着,赶紧一把拉住曹操完后拽了拽。
 
    曹操惊道:“怎么回事!仲德这是做何?”
 
    程昱惊道:“主公,这攻城这是,只听说过守城一方乃是会用床弩,这李林定然是有制造出了什么厉害的利器,那推出的床弩说不定可以射到城头,直取主公性命!”
 
    曹操猛然已经,赶紧躲到最后的城墙后面,疑惑道:“果真?”
 
    程昱刚想回答,但是随着李林的一声爆喝,道:“放!”三架床弩上已经被点燃的箭矢,激射而出,直奔许昌城门前的吊桥。
 
    “砰!”一声巨响,三把弩箭直接插在了吊桥之上,甚至是由于冲击力非常大,加上吊桥已经破损不少,有两把弩箭的箭头以及箭头后面装有火药的梨形弹丸直接穿透了吊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