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对方的这个动作并没有出乎他的预料之外看来自

  一心连忙低头:“不,没有,没有……”
 
    “我做出这种事情是心甘情愿的。”宇都晴子的目光非常柔和,对一心说道:“因为,我喜欢他。”
 
    这句话让后者浑身猛然一震!
 
    她知道宇都晴子和苏锐之间的年龄差距,因此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是的,我确实很喜欢他,这几年来,我想过他很多次,他并不知道。”宇都晴子摇头笑了笑,笑容之中带着一丝自嘲的意味:“我有孩子,和他注定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所以,这件事情注定是没有结果的。”
 
    一心的目光之中带着一丝忧伤,似乎在心疼宇都晴子。
 
    她是个孤儿,比宇都巾夜大几岁,从记事起就跟着宇都晴子了,与其说对方是她的主人,更不如说是她的姐姐,因此,看到对方这样说,她也有些感同身受。
 
    “既然没有结果,那么就不如永远的留个念想好了。”宇都晴子略带怅然的说道。
 
    “您可以去华夏找他的。”一心扶住了宇都晴子的胳膊。
 
    “算了,念想已经留下了,再做其他的也没有意义。”宇都晴子拍了拍一心的手:“倒是你,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把你送到华夏去。”
 
    一心连忙摇头:“小姐,我要跟在您身边一辈子的。”
 
    “一辈子?”宇都晴子轻轻一叹:“谁又能跟在谁的身边一辈子呢?到最后终究都是要散的。”
 
    她望向天空,白白的云朵正在蓝丝绒布上缓缓飘着。
 
    …………
 
    苏锐来到了医院,这几天,宇都巾夜已经恢复了很多,虽然还不能像当初那样剧烈打斗,但是至少可以下地走路了。
 
    一进入病房,苏锐便看到了穿着病号服,坐在病床上的少女。
 
    面色已经不像刚刚受伤之时那么苍白了,看起来红润许多,病号服的里面也没有再缠上那毫不人道的束胸,弧线非常的饱满。
 
    不知为什么,在昨天晚上被宇都晴子用“那种方式”表达谢意之后,苏锐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宇都巾夜了。
 
    他甚至想过,如果这个冷面少女知道自己和她母亲在喝多了之后滚大床的话,会不会毫不犹豫的举起刀杀了自己呢?
 
    具体答案想都不用想,一定是必然的,苏锐对她……很有信心。
 
    看到苏锐进来,宇都巾夜也没什么好脸色,她冷冷的说了一句:“我要出院。”
 
    这些天来,每次见到苏锐,宇都巾夜哦度会说出这句话,不过,从一开始的付诸行动,到现在,也只是嘴上逞逞强而已了。
 
    “好,出院。”
 
    苏锐说着,已经开始给宇都巾夜收拾东西了。
 
    不过,这一下轮到后者不太相信了,有些怀疑的看着苏锐。
 
    “别这样看着我啊,我又没骗你。”苏锐有些受不了宇都巾夜的眼神,换而言之,他现在自己心里有鬼。
 
    “是真的出院,我不骗你。”苏锐避开对方的眼神,说道。
 
    “很好。”宇都巾夜酷酷的下了床,穿着拖鞋就要往外面走。
 
    “先别着急啊。”苏锐苦笑了一下,把手里的包扔到了宇都巾夜的床上:“试试,合不合身。”
 
    宇都巾夜打开了包,是一件女式吊-带连衣裙,裙子的下摆还挺短的。
 
    “呵呵,我从不穿这种衣服。”
 
    说着,她两只手一扯,这连衣裙便被撕扯成了两半。
 
    ps:附上昨天没有贴完的月票名单,谢谢大家这么给力!
 
    感谢浊酒独饮、gqifei、醋六白菜回、我的快网、exp色2010、天泪邪皇、流浪的诺言、书友30541417、引爆倒计时、陈金保百度、黑修之神、任晓瑜啊、l刘天俊k、书友30642555、嫒姒嬘葑、书友29697708、空心丶梦、ni激01、啦啦梨花、鳄鱼的鳄鱼、逸殁丶流年、夜_叉、___丶百度、烽火戏头_1、木羞宇临、slq、杨羊得亿、支持扯淡、梦里人生、故事細膩、jsn0927、袁东义、明明白白胖胖、blsleele、47388、顾问一王帅、哈哈pg明、致命高潮、想念置于心、龙彪行天下、堪忧的智力、张文文璐璐、l小贱贱、歌声遍地gg、紫龙仙人、基友怎么了、儿帅哥、贼会玩的昵称、朕低调、淑仨诗小凌、锐意无限、昝岩松、靈犀子、rq8250、q363、凡所有相、三十二号结婚、残雪、steven_、书友35、她彬哥_、i逼、书友29264095、点滴29106807、乱世大屌、中华神剑、恶魔炽天使、海的微笑、烟炎i、疯子专家、钟学枫、天主保佑您、起名恐惧症、墨城大色、geini_紫枫、糊涂哥625、稳重的创可贴、书友2841179、刘晨阳pnky、金刚y、追梦者999999、我和世界不熟、jes私_0131、sxpy的月票支持!
 
 第1290章 传说中的级别!
 
    从小到大,宇都巾夜都不喜欢自己是个女儿身,她从母亲的身上看到了太多太多女人的天生弱势,看到了太多太多本不应该由女人承受的东西。
 
    因此,她不喜欢女人,在性别方面,她也是开始刻意的模糊自己。否则,她也不会在最关键的青春发育期缠那么不人道的束胸了。
 
    还好,宇都巾夜的某些位置还算是比较给力,压迫的越猛,反弹的越强,否则的话,真的是太可惜了。
 
    看着宇都巾夜把崭新的连衣裙随手给撕扯成两半,苏锐苦笑了一下,对方的这个动作并没有出乎他的预料之外,看来,自己想要潜移默化的改变这个小妮子的行为,一定不能操之过急。
 
    “好了,那你再试试这一套。”苏锐又把另外一套衣服给扔过来了,这个家伙原来早有准备。
 
    宇都巾夜也有些意外,打开了之后,这是非常中性的一套衣服,黑裤子,白衬衫,甚至,还有一套女士内衣。
 
    其实,苏锐早就两手准备,如果宇都巾夜穿上先前那套连衣裙更好,不过就算撕掉也没啥大不了的,咱这不还有后手么。
 
    看到这内衣的款式,宇都巾夜的目光又冷了下来,她本能的认为苏锐是在调戏自己。
 
    “别,别别。”苏锐立刻从对方的眼神里面意识到了对方在想些什么,连忙说道:“这衣服可都是兔妖买的,我全程都没有参与,甚至看都没有看过。”
 
    宇都巾夜怀疑的看了一眼苏锐,后者点了点头,摊了摊手。
 
    “换上吧,你反正不能穿着病号服就走出去,再者说了,你那十几米长的束胸布已经被我扔了,找都找不回来了。”
 
    说完,苏锐避开宇都晴子那杀人一般的目光,转身走了出去:“我先在外面等着,你慢慢换。”
 
    走出病房,苏锐摇了摇头。
 
    站在对面的维多利亚露出了促狭的目光来:“这个东洋小姑娘可够辣的啊,你喜不喜欢?”
 
    苏锐没好气的答道:“一言不合就要杀人,这样的姑娘我能喜欢吗?”
 
    维多利亚眨了眨眼:“可是人家胸很大。”
 
    苏锐没好气的答道:“我是有原则的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